大丰收心水论坛088488.com相关阅读

发布日期:2020-01-25

  2019年,河北小说创作数量大,佳作多,风格多样化,现实主义为其主流。其中较优秀的作品有长篇小说《农村青年李继承的城市生活》(关仁山、杨健棣合著)等10余部,中短篇小说《旅伴们》(何玉茹)、《一水三浪》(胡学文)等130余篇,网络小说《浩荡》(何常在)、《黎明之剑》(远瞳)等10余部。作家们感受时代气息,捕捉生活变迁,从不同角度,采用不同手法,共同描绘出一幅缤纷多彩的文学画卷。

  2019年适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,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奋斗,中国日益富强,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,生活越来越丰富多彩,但同时也出现了新的困惑需要思考。关仁山、何玉茹等作家敏锐地感受到新生活的变化,展开艺术想象,编织出一个个精彩的故事。

  关仁山、杨健棣合著的长篇小说《农村青年李继承的城市生活》(作家出版社2019年5月出版),演绎了一个新型城乡故事。来自农村的保安李继承忠厚仁义、身怀武功,因见义勇为成为市民们的偶像,甚至还赢得了城市居民施雅东的爱情。相当长的时间内,人们习惯以二元思维看待城乡关系,落后乡村与先进城市之间形成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。作者拆除城乡壁垒,使人物在城乡之间自由穿行,和谐共处,讲出了新意。这突显了传统智慧的现实活力,也传递着传统文化复兴的某种可能性。

  何玉茹中篇小说《旅伴们》(《当代》2019年第4期)讲述了一个以老年人为主的中国旅行团在欧洲旅行时所发生的故事。中国老百姓走出国门,视野变开阔了,对世界的感受也不同以往。“甭听那两万三万的,他们发展多少年了,咱改革开放才多少年,咱要再发展一两百年,两万三万,哼,怕是五万六万都有了。”作者以传神的描写,折射出旅伴们心底油然涌起的自豪感。小说更加深刻之处在于,通过描写有着一身“小毛病”的中国老太鲁小白和性格软弱、精神无所依托的同伴“三三”,引发读者思考,在物质富裕的同时,如何使人们的精神更加富足。

  周宝宏长篇小说《爷爷那个时代》,以核电专家昝云龙为原型,讲述了老一辈创业者的感人故事。小说回溯了昝云龙的成长轨迹,围绕核潜艇下水、核电起步等重大事件铺展情节,展现了核电创业者的奉献精神、家国情怀。

  左马右各(原名骆同彦)《明天我有事告诉你》(《当代》2019年第6期)讲述了一位打工女的故事。家境优越的李洁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,有一个比她家境更好的男友,却不甘寂寞地到一家饭店打工,并与老板擦出了感情火花。李洁没有胆量抛却优渥的世俗生活,在感情与世俗间纠结不止,最后唯有在死亡中获得解脱。可见一个人要想安妥自己的内心,必须处理好灵与肉、情与理的关系。

  小说往往为我们提供更深刻理解人生的可能。胡学文、夜子等作家为读者演绎了人生路途中所发生的各种故事,探寻达成精神健康的可能性路径。

  胡学文中篇小说《一水三浪》(《中华文学选刊》2019年第11期)讲述的是一个男孩成长过程中遭遇的错位人生。阮平参加高考期间,父亲意外去世。这件事改变了阮平的生活轨迹,也给他留下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。他无法与人正常交往,常常做噩梦,有时会产生幻觉。胡学文充分调动自己的想象力,把阮平的故事写得一波三折,如梦似幻。或许经历过这么多的磨难,阮平最终能够找到通往内心安宁的道路。

  夜子中篇小说《在风中》(《小说月报》2019年第9期)讲述的是与生活和解的故事。主人公闵佳与丈夫陆庆之间感情隔阂越来越大,婚姻走向崩溃边缘。好在二人及时冷静下来,说出了各自隐藏的秘密,误会随之消除,两人重归于好,携手向前。

  清寒短篇小说《倾斜》(《长城》2019年第3期),主人公罗萝是个三年级的小学生,父母之间持续不断的冷战,导致她无聊、大丰收心水论坛088488.com!厌学。居民区里罗萝并非个例,佳木本来是个学霸,偶然间摔断了腿,发现了逃学的乐趣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儿童时期爱的缺失会影响孩子终生,成年人应引以为戒,肩负起责任,给孩子们一个健康快乐的童年。

  孟昭旺短篇小说《少年吟》(《长城》2019年第6期),继续了他的少年系列写作。“透过少年的双眸看去,现在世界的法则中,那些世俗的、理性的、非此即彼的道德价值判断被过滤掉,留下的是一个纯粹个体对于生活、对于他人、对于美的直观感受。”或许孟昭旺正是要用少年特有的视角表达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与渴望,同时提醒读者在不可避免走向成熟的过程中,要学会珍惜单纯、美好的情愫。

  闵芝萍创作的短篇小说《月亮照中天》(《小说选刊》2019年第5期),勾连古代志怪小说的余韵,写了一个女河神,典雅、温婉,虚实之间,是青年人的红烛昏罗帐。“冯夷真的天天来等人,汪令几乎要相信了。”汪令不知道,冯夷等的其实是自己。她不是等汪令与自己有一段风流故事,是等他能够放弃轻浮的生活,能够懂得珍惜感情。

  贾若萱《所有故事的结局》(《人民文学》2019年第11期)写了两个女大学生的故事。“我”和惠子是医学院同学,都厌倦医药学,喜欢写小说。两个人互相欣赏又彼此竞争。“我”在图书馆结识了男孩秦乐,后来却成了惠子的男友。作家飞马约“我”去野餐,两人却发生了关系。两个女孩,对世界充满好奇,也充满疑惑。“我”构思的一篇小说因为找到满意的结局可以宣告结束,而两个女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。

  闫岩短篇小说《喜马拉雅山上的明珠》(《当代人》2019年第3期)主人公是李明珠。李明珠是一位班花,婚后却遭受丈夫张大力无休无止的辱骂,118开奖,118开奖手机,118开奖现场直播,手机看118开奖结果,香港尊道人118开奖。她满心绝望跳楼而死。这篇作品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,男人应该怎样尊重女性。

  文学最可贵之处在于书写真实,泛恶与伪善一样虚假,都需要警惕。刘荣书、康志刚等作家坚持人文立场,在庸常的生活中捕捉亮光,烛照、温暖夜行的路人,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们的小说是“善”叙事的回归,是责任的再造。

  刘荣书短篇小说《雾夜坦途》(《人民文学》2019年第11期)讲了一个出租车司机的故事。他带着患病的父亲跑出租,多数乘客抱以同情与理解。大雾之夜,他开车差点撞上急于回家为父亲奔丧的大学生。两人互相安慰,共同想办法克服困难,最后安全返回家乡。这是一个发生在寒夜,温暖人心的故事。人们因为善而消除了猜疑,找到了友好相处的方式,找到了克服困难的力量。

  康志刚《麦香,麦香》(《中国作家》2019年第11期),主人公刘双河虽然一再给大鹏道歉,其实并没有什么行为过错,他的毛病在心上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对朋友妻动了心。大鹏的妻子死了,刘双河主动为他们照看孩子。他不肯拆穿大鹏过去的婚外情,怕影响大鹏的孩子。刘双河实在是善良得有些过分。可是善良难道不恰是一种救赎的力量吗?

  虽然中篇小说《喜相逢》(《中国作家》2019年第10期),从“我”父亲年轻时讲起,差不多讲了他的一生。父亲讨厌农活,幸运地成为一个吃商品粮的文工团演员。他还做过砖厂、原种厂工人,可惜后来下岗回家。父亲尽管一辈子没成什么事,但是为人热情仗义,疼爱家人,支持孩子上学,是女儿心中的参天大树。小说写出了人间烟火气,写出了以德报怨、诚善待人的家风。

  张敦短篇小说《让父亲飞起来》(《当代人》2019年第11期),仍然有一副作者惯有的“冷”腔调。但是,这“冷”腔调里,有亲情、有爱。墩子借了一台车荣归故里,结局很惨,父亲被撞。但在被撞之前,父亲还是幸福的。小说外冷内热,可以看出,小人物的生活不容易,但是,艰难的生活没有磨灭亲情,也没有毁掉爱的能力。

  孔令先《两棵树》(《当代人》2019年第3期)讲述了一段情感故事。向景文与史美心曾经自以为可以游走于情感的边缘,寻取心灵的慰藉。但是后来他们发现了失控与败露的危险,便退回安全的地方。作者对这两个人物抱以同情,但并不缺乏针砭。“客观地说,人许多时候具有双重性。一个勤勉慈悲,一个则是相反的特征。”她还是希望,人们能够克制自己的情欲,努力做一个心地光明的人。

  张变芳短篇小说《古城墙·酸枣树》(《长城》2019年第2期)讲了一个看似很传统的故事。王应亮因为妻子朱丽亚红杏出墙而离婚。后来当他和再婚的妻子得知朱丽亚得了癌症无人照看时,两人以德报怨,一起去医院照顾朱丽亚。这样的故事发生的几率比较少,甚至可以说充满傻气,可是它难道不也是值得珍视的吗?

  2019年,大解等几位诗人不约而同跨界写起了小说。他们充分发挥作为诗人的特长,把小说写得诗意丰饶。

  大解2019年在小说领域创作颇丰,《人民文学》(2019年第6期)、《十月》(2019年第5期)、《作品》(2019年第9期)等陆续发了不少。大解的小说上接《山海经》气脉,想象奇诡洒脱,令人拍手称绝。比如描写刀客的段落,“起初,刀客的刀法非常稚嫩,连一个小旋风都无法劈开,更不用说砍伤一条河流。后来他拜过一个师傅,教他影子刀法。说白了就是拿自己的身影开刀,练习刀法。练到成熟,一刀就能劈掉自己的身影。身影掉了,还会再长出一个,似乎无穷无尽。而实际上并非如此,有一次他的身影被惊吓,缩回了体内,从此再也不敢出来了,他成了一个没有身影的人。”

  宋峻梁短篇小说《什么都是药》(《当代人》2019年第4期)活灵活现地写了一个乡间医生。李大夫没上过大学,是个土医生,他从城里下放来的大夫那里学了一套治烂疮的秘方,在乡间小有名气。他娶了个俄罗斯女人,生了一群混血孩子,天天闹成一团。小说一路拉拉杂杂描写了他与村里病人之间的琐事,虽然没有完整故事,但在这些叙述中,一个乡村大夫的形象被勾勒得栩栩如生。

  吉葡乐最初是位诗人,后来写童话,她的许多童话本身就是儿童诗。她也写了一个短篇小说《福宝的鸡》(《长城》2019年第11期)。故事由卖豆腐的老董寻找儿子福宝从小养大的公鸡引出,生动地刻画了王大厨以及混社会的“火焰头”面对公鸡是吃还是还的内心纠结,展现了人与人之间微妙的情感。

  河北有一批优秀网络作家,比如何常在、梦入洪荒、随清风去、希行、录事参军、远瞳、纯银耳坠等,其创作囊括现实、历史、科幻、军事等各大门类,呈多样化繁荣发展局面,而现实主义日益成为主导方向。

  2019年,我省网络文学作家和作品收获多项全国性荣誉。何常在获得第二届茅盾文学新人奖。他的长篇小说《浩荡》荣登“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”,并与彩虹之门长篇小说《地球纪元》同获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协联合推介,入选2019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名单。华东之雄《大国航空》与知白《长宁帝军》共同入选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篇目。

  何常在《浩荡》讲述了20世纪80年代河北大学生何潮等南下深圳打拼创业的故事。这些年轻人在一个又一个挫折中不断学习成长,逐步完成逆袭,成就人生精彩。作者视野开阔,想象丰富,既真实还原了改革开放的绚烂历程,又展示了时代弄潮儿勇敢拼搏的精神。

  华东之雄《大国航空》写的是试飞员秦风的故事。小说选取独特视角,采用写实手法,讲述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战机的研发过程,反映了航空人爱国敬业、勇于牺牲的崇高精神。

  彩虹之门《地球纪元》是一部科幻作品。小说情节精彩,深度描述了未来可能遇到的人造生命、费米悖论、机械危机等灾难,展示了人类不甘毁灭、积极迎接挑战的坚强意志。

  知白《长宁帝军》是一部虚构的历史军事题材作品。讲述了宁国孤儿沈冷跟随沈先生习得高超武功,带兵打仗建立功勋的故事。小说语言幽默,故事性较强。

  除以上列举的小说外,孙逗《还好,有你在》(《当代人》2019年第6期)、李永生《故里奇谭二题》(《当代人》2019年第10期)、朱阅平《草古坝》(《中国铁路文艺》2019年第11期)、李月玲《夜色阑珊》(《当代人》2019年第3期)、王袍《说好的末世呢》等,也都有可圈点之处。

  ①本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投稿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  ②如相关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,读者热线 。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